《乱点鸳鸯谱》

您当前位置: >  > 古装电影剧本 > 龙凤龀(剧本)
简单梗概:
 诸葛亮、电影庞统两个人,剧本剧本生于同一乱世,名龙知青电影,电影love在线观看,台湾贝贝活在同一家园。凤龀然而,电影不同的剧本剧本人生经历,造就了两个人对于事业和爱情不同的名龙追求。逆境中各自挥洒着成长的凤龀欢乐与伤痛,书写了成人的电影艰辛与光荣。

 详细梗概:
 汉末(195年)北方战乱,剧本剧本百姓流离失所。名龙16岁的凤龀诸葛亮携姐若雪,夹在难民中间欲往襄阳投叔父诸葛玄,电影刚出徐州便遭乱军抢了行囊。剧本剧本途经梁郡的名龙时候,他们离开了人群绕道而行,他们不愿去打扰大姐梦雪和大姐夫蒯祺,蒯祺的父亲分明是梁郡太守。
县城里有富户施粥,每个领粥饭的人都要学声狗叫,逗他家那胖崽子开心,看到这诸葛亮拉起姐姐就走,走到在白河上游一处村落晕倒,一位好心的老婆婆给他们灌了稀粥,并赠送了干粮···
 庞统自由喜好兵法,常和堂兄庞山民各引一队小伙伴演练攻山攀岩,水上船战桅杆夺冠,庞德公公平品评,‘儿子山民无论怎样也是赶不上侄儿士元。’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美女上心头,每当士元取胜,伊风总是拍手欢喜,蔡松则会平添怨恨···

 酒楼里姐弟俩干上了临时工,亭长羡若雪貌美,差人提亲遭拒,遂暗使地痞碰瓷,索赔没钱就要拉走人,徐庶拔剑相助,双方相持不下,孔明写下欠条并掏出一块铜牌,让他们去太守府拿钱,铜牌上写有梁郡太守字样,亭长自觉惹不起。
 伊风送士元一条长丝带,士元欣然,知青电影,电影love在线观看,台湾贝贝山民妒忌,‘这么长,比他人都长,怎么戴?’蔡松可是恨得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···

 好不容易走到了襄阳,不料想叔父因病舍官赋闲家中,姐弟两人生计再度进入困境···

 蔡松名下有着闹市区的酒楼茶肆,还纵徒沿街收取保护费,多次差人到伊风家提亲都没有结果,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把人抢过来算了,要不是看她家有亲戚在刺史府上做事早下手了···
 若雪嫌士元身短貌陋,选择了高大英武的山民。庞德公欲送孔明一块上好的河坡地,孔明只讨借了一副农具,独自来到襄阳西郊山坳里恳荒伐田。

 荆州牧刘表再次登门拜清庞德公出仕,德公又是婉言相拒,庞统略带怨气打马颖川找司马徽倾诉。分别一年多无音讯,徐庶饱含思慕,放马襄阳来寻诸葛亮和鸣。途中有大鸟惊马,士元失措,元直力缚,二人结识。
 白天种地夜晚读书,功夫不负苦心人,打下了第一担粮,孔明赶紧叫上元直驱车驾粮白河寻恩,不料一场大水,当年赠食的老婆婆和她的草屋已不知去向···

 庞统仰司马徽博学多识,厌其消极没落,别人误牵了他家的牛,他也连声好好。两人展开激烈辩论,‘国家多难,奸佞横行,百姓受苦,每个人都应当用生命去击响正义的大鼓’。
 误入青竹林孔明失去了方向,黄月英引领才得走出,见她踩着独杆桥晃晃悠悠而过,孔明只能隔沟相望兴叹,‘好好的姑娘脸上多了一块疤’。这一晚孔明无心读书了,一大早带上干粮再入竹林,日落了又升,向着朝霞走出竹林,勇敢地跨过独杆桥,‘丑女我要要’···

 伊风设灯会猜谜语招亲,蔡松前排一坐,身后一群牙爪,看热闹的人很多,没一个敢上前应答。美女眼看要被恶棍领走了,庞统势必力争,一人对抗蔡府众师爷,赛制不公,以寡胜众···
 茅庐内掀开盖头那一刻,孔明聪明的脑袋也懵圈了,眼前坐着的明明一个美女,‘脸上疤也不知哪儿去了?’,有点抬错了花轿娶对娘的意思。

 女追男原本隔层纸的事,士元总想着要论帝王密策,揽倚伏要最,伊风反正认准了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。士元入府衙官拜功曹,上谏整肃政纪军纪操练兵马以备战需,惹太守大怒,派往江东公干。

 有了贤内助,山中粮油茶大收,连弩、木牛、风灯相继问世,古隆中牌坊高高耸起。

 周瑜扣下襄阳商船不放,任庞统找谁来说都没用,只能通过水战比试阵法来解决,‘说我没什么本事,只仗着和吴主是亲戚,倒要让你看看,我能当将军靠的是不是裙带关系?’

 伊风被诱骗进了轩然居,不堪受辱跳楼致残,庞荟护嫂舍身。为取得犯罪证据,庞冲自残反间。徐庶除恶被困,士元、山民带人解救,救出了徐庶,关进了庞冲。
徐庶带众人奔向隆中,文聘领兵随后追赶,追进芦苇荡不见了人,同时迷失了方向,砍伐芦苇即有弩箭飞出,三天后才得牧童引出。
 一行人被困谷底,有木牛送来食物,追兵再次逼近,谷底腾空而起一条巨大火龙直冲山顶,军兵大惊,文聘下令撤退。

 郡丞赴荆州找刘表上述太守纵子胡作非为···
 太守责文聘没有尽力抓人,派魏延二次带领兵马攻山。诸葛亮、庞统联手接连用计策引诱设伏,魏延狼狈而逃···

 数百民众聚集城市广场,庞德公独自走进府衙大堂,要求释放庞冲,惩治恶徒蔡松。内堂召开紧急会议,冲突一触即发,荆州牧发来公文,一场风波过去。
 徐庶弃武从文,暗访贤能,图报家国。
 诸葛亮求教先贤,深造学问,以待明主。
 庞统离开襄阳,投奔江东,再展宏图。
 卧龙、凤雏,二人得一,可安天下。
诸葛亮:字(孔明),16岁- -25岁
历经苦难,自立自强,勤奋好学,志向高远,,心存感恩,善于发明创造,造福社会。
黄月英:16岁--24岁
女子多才更有德,好女脸上多了块疤,唯诸葛亮不嫌,苦追到手之后方晓洞天。

庞统:字(士元),17岁--26岁
表面上看很一般,实则长于军事韬略,结交有识之士,关心国事,不平则鸣。
伊风:16岁--25岁
素有襄阳第一美女之称,不愿嫁入豪门,设灯会谜语招亲,庞统拔得头筹。

诸葛若雪:18岁--19岁
诸葛亮二姐,漂亮且纯情,看不上庞统外观,选择了高大英武的庞山民。
庞山民:19岁--28岁
英武且干练,常与堂弟庞统一起演练兵法。

蔡松:20岁--29岁
太守公子,襄阳的山水都快要装进他的腰包了,庞统、徐庶却不怕他。
徐庶:字(元直),18岁/27岁
硕壮有力,习练武功,好打不平,和孔明、士元是朋友。

庞德公:41岁--50岁
庞山民父亲,被誉为知人智士,本地望族,影响力较大。
司马徽:33岁--40岁
为人清雅,学识广博,却是个好好先生与世无争,受人尊敬又令人惋惜。

周瑜:22岁
形象气质俱佳,精通兵法音律,镇守巴邱,却为庞统所不齿。
文聘:23岁--28岁
襄阳城守将,品正功深,极具使命感,太守格外器重。

 1、日,外,旷野混战

 西北方向冽风骤起,落叶卷起飞沙,路人睁不开眼睛。乌云突起,霎时间笼罩了大半个天空,中原大地上刀兵四起。

 万马征战咻咻不止,军士喊杀声震天动地,刀戟相撞铮铮刺耳,剑挥矛举处盔甲染色,一时间哀嚎遍野,此起彼伏,连连不断···

 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去,尸体凌乱地堆积在原野上,野狗和杂鸦打扫战场···黄土地上斑驳着血红···

 雪花大片大片落下来,渐渐地掩盖了大地的狼藉。

 

 2、夜,外,襄阳城

 星光微明,护城河幽静,城门紧闭,门楼上‘襄阳’二字依稀可见,军士持刀而立,盔缨随风骚动。

 二更鼓声响过,城内家户屋舍灯火渐息,城中心一楼独秀,朱红大门上书‘轩然居’。楼上大厅内灯火照得窗棂通红,杯盘丁丁相撞,伴着浪声不时笑声传出···

 

 3、夜,内,轩辕居

 和声:来来来···再敬蔡爷一杯···干。

 男声:不行···我还要···

 女声:去去去···谁欠你的···

 一群男女东倒西歪,形容散谩。
蔡松干干瘦瘦的,像个树干似的被裹在男女中间,左拥右抱,一双醉眼满是淫邪。

 

 4、日,外,徐州城外

 天色昏黄,阴暗角落里还残存着雪迹,路面湿滑。

 少年肩上挎着包裹,手里拉着姐姐,夹在难民中间涌出城门。

 若雪:(惶惑)弟弟,我们一定要去吗?

 孔明:(坚定)去找叔父,南方暂时安定,尚可安身。

艰难地往南方移动,身边一路上叹气声,少年依然目放颖光。

 

5、日,外,田野道路

 旷野一望无际,麦苗和野草刚好没住马蹄。散乱的马队飞奔过来,人们慌忙躲向路边,孔明用自己的身体生生地护住姐姐。马蹄溅起冰冷的泥水,无情地散落到他们身上,破旧的衣衫已分不清颜色。

 难民:(杂音)不要拿走我们的东西···我们吃什么啊···

 乱军:老子们拼命打仗···都还吃不饱···

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通哄抢,随身携带仅有的一点零食和碎币,很快被洗劫一空。

 

 6、日,外,真武山

 山坡陡峭,坡道光秃秃的尽是石头。庞德公傲立山巅,铜面银须,手执令旗。山下分红黄两队,一队十八人。红领队庞山民,雄姿勃勃。黄领队庞统,粗陋平常。

 山民:(咄咄逼人)士元,输了,别忘了请牛肉面黄酒。

 庞统:(淡定)堂兄不必客气,谁输不一定啊。

 不远处的高地上,围观的男男女女骚动了-----

 男声:你压红还压黄?

 杂声:肯定红队赢,看庞山民那气势,庞统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尿了···

 蔡松觍个脸直往伊风跟前凑,伊风不理他,眼里装满了庞统。

 伊风:(憧憬)我敢说庞统赢!

 蔡松:(恨恨地)我偏要他输。

 盛太区:你们都压红,我压黄,没准他真能赢。

 庞德公:(令旗一挥)开始。

山民、士元:(同时)攻山。

山下吆喝着往上冲,山上滚木礌石齐下,勇士们赶紧躲闪,砸上不死即伤,欲进不能,进攻持续。

庞统:(拉过庞冲悄声地)绕到侧后攀岩上去。

庞冲绕到后山,套上铁手抓,手脚并用,奋力攀绝壁而上,黄旗从背后插上了山巅。

 山民:(不服气)偷袭,使诈···

 士元:(硬气)战场上要的是结果。

 德公:(对山民训)输就是输,有什么不服。(对士元赞)出奇制胜,不错。

 杂声:完了完了···我的铜板啊···

 伊风:(拍手欢呼)庞统最棒。

 蔡松:(错齿)投机钻漏,有什么大不了···。

 

 7、日,外,梁郡绕道

 若雪:(不解)怎么不进城吗?不可以先去大姐家吗?

 梁郡城外,孔明拉姐姐离开了人群,两个人绕城而行。

 孔明:我们已经很麻烦了,何必再去麻烦大姐和大姐夫。

 若雪:姐夫蒯祺的父亲可是太守,一个郡他都管了,还嫌多我们两个?

 孔明:(严肃)这样更不能去了。

 若雪:(两手一摊)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了,到不了襄阳,怕是已经···

 孔明:(紧握拳头)我们还有双手,相信一切都会有的。

 

 8、日,外,县城

 县城里难民随处可见,大户门前支起了大锅,煮熟了红薯稀饭。饥民排起长队,临近了才发现,领粥的人在学狗叫,旁边摇椅上一个胖崽子,颐指气使-----

 家丁:叫好了、叫好了···叫的越像,给的越多···

 (杂音):汪汪汪···

 崽子:(乐得直蹦)好啊···好玩···

 孔明再也不看,拉起姐姐就走。

 

 9、日,外,河边小路

 姐弟两个沿河边小路向南行走,天气越来越热,脚步越来越重,日头升到正中的时候,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···

 

 10、日,外,白河上游村落

老人:孩子,醒醒···

孔明睁开眼,慢慢看清楚了眼前的婆婆,满脸皱纹,头发全是白的,只有左边一只耳朵,满是补丁的衣衫里裹着她瘦弱的躯体,干枯的一双手,手里捧着一碗稀粥。

姐弟:(叩拜)多谢老人家···

孔明:老人家,这里是什么地方?

老人:白河村,白河上游。

孔明:(望着老人身后低矮的草屋)老人家家里还有什么人?

老人:(答非所问)这两年运成不错···

孔明:老人家怎么称呼?

老人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没说话,奉上一个布包,包里几个窝头。

 

......

 

104、日,外,江边

 伊风坐在船舱里,庞统站在船头,朝岸上挥手。

 庞山民吊着左臂,庞冲拄着拐杖,一行人众。

 庞德公:凤雏总归要长大,江东不比襄阳,自重。

 庞统:不管经历有多么惨痛,正义的大鼓,总还得有人击响。

 

 105、夜,内,草堂

 月英一手掌着一只蜡烛,孔明伏在桌案上,精心绘制着地图···

 东方泛白的时候,一副大篇幅地图跃然墙上···

 图上明示山川、河流、大地、城池···

整体布局出现三个板块···

 一条长江贯穿全局。

 

 106、日,外,天地之间

 风起云涌,日隐日现···

 大地苍茫,山谷起伏跌宕,山谷沟壑相连···

 画外音:卧龙凤雏-------

二人得一,可安天下;二人合一,天地可安。

 

全剧终。

百科
上一篇:《一声禅钟悠远》
下一篇:《武侠爱情剧本《骊歌》》